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轮回乐园

第五十章:暗影

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12825 2021-10-13 20:18

  

  三种誓约代价中选择其一,苏晓没任何犹豫的选择了第三种,也就是「濒死之咒」,在他看来,这誓约代价不是减益,而是难得的增益。

对其他人而言,濒死状态的血量上限从10%提升到20%,可谓是危险至极,但苏晓有黑王护臂,这护臂的核心能力,就是豁免濒死状态所导致的减益,让他哪怕进入濒死阶段,也能以最强状态战斗到死亡。

不仅如此,黑王护臂配合血枪宗师的「lv.40终极能力·死而后生」,还达成了苏晓的第三阶段,这是他能达到的最巅峰战斗状态。

之前对战深渊大主教,他就是凭这第三阶段,将深渊大主教所斩杀,各类被动效果的攻击强度加成堆叠下,让他一刀「刃道刀·极」,斩了深渊大主教三分之一的生命值。

一直以来,苏晓的第三阶段都有个弊病,就是要在生命值达到10%以下,才能进入濒死状态,就如之前对战深渊大主教,为了进入濒死状态,他甚至自捅一刀,让自身状态滑落到濒死阶段。

眼下这「誓约物·生命扭转」,将苏晓的濒死血线,提高到20%,这虽依旧是危险血量,但最起码比之前的10%要好上太多,别忘记,他可是有72万点的生命值,哪怕只剩20%,那还是14万出头的血量。

苏晓看着手中的「誓约物·生命扭转」,这东西是个不大的挂坠,并且这东西不需要挂在身上,获得誓约物后,他与储存空间相连的装备储存栏,激活了相应的栏位。

各类装备,有两种穿戴方式,像【斩龙闪】、【伯格之心】、【神裁】等装备,必须穿戴在身上,或持握在手中,才可发挥出全部效果。

有些则是另一种情况,例如像【狼血·月饰(世界级·挂饰)】、【誓约之徽·白龙】、【灵魂锁灯】这种,都可以存放在对应的装备储存栏内,让其生效。

眼下获得的「誓约物·生命扭转」,就可装备到这类装备储存栏内,只不过,誓约物最多仅能装备一件。

「誓约物·生命扭转」的特性很有趣,其誓约增益效果,对苏晓没任何作用,反之,其誓约代价,对苏晓而言却是增益。

「沉淀琉璃」还剩45颗,苏晓不准备再兑换其他,虽说【贪婪钱袋】相当有诱惑力,可他严重怀疑,此物的开启收益,不仅是看运气,还与虚空之树信誉度有关。

否则,就算他有时运势不佳,也不至于开出-1枚灵魂钱币这种逆天结果,肯定是因为虚空之树信誉度太低,才导致如此,嗯,没错,就是这样。

想通了这点,苏晓关闭深渊商店,开始考虑后续的事,他来本世界的目的,其实就两个,完成「猎杀名单」的猎杀,以及找到灭法传承的唤醒之碑,眼下这两件事,都赶在一起。

关于背叛者的踪迹,到现在还没有明确消息,只知道在北境帝国,具体是哪,还真不清楚。

如果要前往北境,肯定不能乘龙去,那无异于和那边宣战了,乘坐列车的话,路途遥远,大概需要3~4天时间,如此想来,现在就可以出发,等乘列车抵达北境,斩龙闪内的刃之魔灵,就完成了吞噬。

还有一点,本次去北境,是去找背叛者分生死,而非和北境开战,如此想来,带德雷、银面、维罗妮卡,都显的不妥,至于大祭司,那老家伙早就溜回圣兰王国。

这次前往北境帝国,苏晓只准备带上布布汪、阿姆、巴哈,以及圣诗,之前在幽魂城,圣诗这治疗系就摸鱼般混过去,这次对付背叛者,这大奶妈必须在场,否则就更没胜算。

忽然,苏晓想到一个人,这次前往北境帝国,最好是带上北境公主,虽说在争夺战中,北境公主以‘优异’的表现,把自己从参战选手,变成观众,可这次前往北境,有北境公主作为向导,很多事都好办。

更确切的说,这次去北境,必须有北境公主作为引荐人,否则的话,北境的君主,必定不会同意苏晓踏入北境。

这其实也很好理解,看苏晓上任疯人院院长之后的战绩,就能理解北境君主的做法了,苏晓上任后,第一件事是带头收拾黑暗神教。

之后他出海灭了噩梦之王,转头去圣兰王国,先斩了辉光之神,之后又安排了掌控圣兰王国的苦痛女王,这还不算完,他紧接着带人前往沙之国,两天时间内以原罪物搞垮沙之王的军团,随即灭了沙之王,转头又深入大沼泽区域,以一个小队入驻幽魂城,斩了深渊大主教后,整个黑暗神教近乎被连根拔起。

此等战绩下,北境君主以及北境的高层官员与将领们,会同意苏晓踏入北境?北境君主一定会心生猜疑,想着:‘这家伙,这次不会是来斩我的吧。’

总的来讲,苏晓现在踏入北境的难度,比四位大议员之一去北境还大,这也是为何,苏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带德雷、银面、维罗妮卡等人去北境,就连风暴焰龙·狄斯,也不准备带。

想到这点,苏晓开口说道:“去找北境公主,就说我要见她。”

“是,大人。”

银面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一旁,又悄无声息的隐匿着消失,正蹲在吊灯上睡觉的巴哈睁开一只眼,察觉气息无异常后,闭眼继续睡。

一小时后,一辆加长版豪车驶进疯人院大院内,车门打开后,先是一名神态严肃,着装得体的老管家下车,拉开后车门,身着华美衣裙的北境公主下车。

片刻后,房门被敲响,北境公主走进办公室内,随行的老管家,则神态严肃的守在门旁,并未进办公室。

北境公主在办公桌对面落座,她白中隐隐透浅蓝的长发柔顺披散,右耳的银色耳坠,让她美到不可方物的容颜,再添一份魅力,那既优雅又有点小慵懒的气质,如果是不了解她的人,看到她第一眼,就很难移开目光。

“终究,是最后想起我。”

北境公主低叹了声,那忧伤的目光,仿佛在说,争夺战已经结束了,才想起她。

北境公主这独特的言辞风格,让巴哈回忆起首次与北境公主见面时的情景,它不禁就戴上了痛苦面具,这么久以来,北境公主是第一个,给巴哈彻底整不会的人。

“有件事要麻烦你。”

苏晓开口,听闻此言,北境公主的眸子浮现不一样的神采,可转而,她就说道:

“果然,只有在需要我时,才会想起我,在你心里,我只是这样吗。”

闻言,苏晓看着对面的北境公主,当留意到对方眼中那若有若无的笑意后,他知道北境公主为何如此了,北境公主真的要比想象中更聪明。

北境公主所展现出这种风格,会让人感到她不太靠谱,可问题是,这场争夺战,比她强的暗阳出局,黑a已经怀疑人生,太阳使徒则选择隐忍,艾丽莎是全程与各种敌人死战,唯独北境公主,也就是水晶姬,每天规律又惬意的生活,外加抽出一会时间提升下自己,她这种风格,让其他四个吞噬者,都选择忽略她。

这也导致,北境公主在开局一般的情况下,得到这种结局,这已算是完美收场了。

“这也是水晶姬的过人之处吗。”

苏晓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的北境公主,开始考虑,是否把北境公主也加入到挖矿队中,他的目光,让对面的北境公主心跳一窒,眼中那若有若无的隐晦笑意消失。

“最近库斯市不太安全,所以我们决定,把你送回北境。”

“最终还是要抛弃我吗。”

“现在就出发。”

“别,我…我还是能做到不少事的,刚才你不是说,有事要委托我吗?”

北境公主的语气风格,以惊人的速度恢复正常,见此,苏晓拉开办公桌的抽屉,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件,翻看着说道:

“你们姐妹的关系不错,尤其是你大姐,她现在做梦都想宰了你。”

苏晓把文件中夹着的一张悬赏抽出,悬赏3亿古朗,要活捉北境公主,看到这地下世界的悬赏,北境公主先是错愕了下,之后那瞳光明亮的眼睛,暗淡了下来,她接过地下悬赏令,从她所触碰位置出现的水晶化,就能看出她心情如何。

“大姐她,真的做到这种程度了?我都已经躲到联盟。”

见北境公主如此,巴哈提着茶壶飞来,给北境公主倒上一杯热茶,北境公主勉强挤出微笑,表示感谢。

苏晓没说话,他不知道北境王裔之间有什么恩怨,也没让猎手部队帮忙调查,查北境王裔的情报,属实太难,外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没必要去查。

“所以,我现在的处境,又能帮你做什么?”

北境公主的语气虽还稍显慵懒,但说出的话,已经正常不少,显然,在谈正事时,北境公主还是比较靠谱的。

“我准备去趟北境……”

听闻苏晓此言,正品味枫茶的北境公主喝呛,她诧异的向苏晓看来,仿佛感觉是自己听错了般,追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是我…听错了,还是?”

“我准备去趟北境。”

再次听到此言,北境公主的目光格外严肃,她踌躇了下,试探性问道:“你是要去,杀我父王?”

“在你的认知中,我是会暗杀北境君主的人?”

“额~”

北境公主突然语塞,脑中回想着噩梦之王、黑玫瑰、辉光之神、沙之王、深渊首领·席尔维斯等强者。

“依我看,白夜院长你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说出这话后,北境公主的良心剧痛,她饮了口枫茶,抚慰自己不适的良心。

“这件事,也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,”说到这,北境公主停顿了下,饮了口枫茶,继续说道:“问题是,我现在回北境的风险……”

不等北境公主说完,苏晓已将一份契约按在桌上,一推,契约羊皮纸滑到北境公主身前,她拿起契约羊皮纸,查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,怦然心动,可几秒后,她就黯然的摇了摇头。

“去见识其他世界,的确对我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力,但我自身战力是个问题,况且加入这小队后,我能做什么?我的战力不如黑a和艾丽莎,谋略不如太阳使徒,平添一个分收益的,他们三个会不满的,虽然说我现在的资产不少,不分好处也行,但总感觉,加入这小队后,我好像没什么事可做。”

听闻北境公主此言,巴哈投来目光,北境公主说道:“不要这么意外,我爷爷去世前,把一份商会的股份契约给了我,爷爷他生前最疼爱我,也幸好有爷爷带着小时的我,才让我没变得和姐姐她们一样,眼中只剩权力,没有亲情,也因为我重视亲情,父亲才那样重视我,惹来哥哥姐姐们的忌惮,哎~”

说到最后,北境公主叹了口气,不经意间,展现了自己的钞能力。

“商会?哪个商会?”

巴哈开口,闻言,北境公主答道:“暗影商会,说起来很奇妙,我都没见过这商会的高层,可我却又是高层,他们很奇怪,每年都会准时派人来送灵魂钱币,但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去外面看看的要求,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。”

听北境公主说出暗影商会,苏晓忽然想到,本世界在轮回乐园的公证中,就名为暗影世界,暗影世界与暗影商会,两者间不仅是有联系,或许暗影商会就是在本世界内崛起,然后慢慢把生意做大到各个乐园阵营。

斩龙闪晋升所需要的同品质武器,有不少都是在暗影商会买来,这商会非常注重熟客,有时就算少赚点,也要维系和熟客间的良好关系,也正因如此,现在苏晓缺什么,第一时间就想在暗影商会买,其次才是地精商会,实在弄不到,才是黑帆商会。

如果说暗影商会是在本世界内崛起,那北境公主的爷爷,搞不好都是暗影商会的元老之一,因此才有暗影商会的股份契约。

“你有暗影商会多少股份?”

巴哈纯属好奇才问出此言,打劫北境公主这种事,是做不出来的,无论怎么说,这都是原北境公主+水晶姬,二者的灵魂与意识融合,才有了现在的北境公主。

“百分之二十。”

“我淦,大股东啊。”

“也没有啦。”

北境公主‘谦虚’的笑了,那笑吟吟的眼神,就差明说:‘再夸我几句,我其实很高兴。’

几个吞噬者,黑a选了黑暗圣子,沸红选了艾丽莎,原本认为,他们两个就够会选的,属于梦幻开局,现在一看,水晶姬的选择,简直是高到大气层。

试问,现在黑a、艾丽莎、北境公主,三人谁更强?论自身战力,那肯定是黑a,如果单论杀死对手的话,可能是北境公主更强,没人知道,作为暗影商会股东的她,藏了多少一次性道具,都可能是战斗开始后,一把一把向外扔道具,以钞能力灭杀对手。

“其实,我很想到其他世界去看看,游历万界,单是想象,就让我感觉不白活一次,但我知道,在没有‘公正’的情况下,离开自己原本的世界,是多么困难与危险的事,所以我想了下,挖矿队遇到对手后,真的要一开始就以暴力解决问题吗?”

说到这,北境公主目光神采奕奕,笑的也发自内心,她提出一种方案,为:

在进入八阶世界后,如挖矿队遇到麻烦,先由北境公主交涉,如果对方一意孤行,就让艾丽莎去斩杀敌方的高层,要是敌方依然和挖矿队敌对,那就擅群战的黑a登场,太阳使徒在幕后折磨对手的心态。

等资源开采完成后,北境公主可以凭她暗影商会股东的身份,把这些资源用暗影商会的渠道卖出去,这比批量售卖的价格,最少会高出15%~30%。

如此一来,挖矿队从世界选定,世界进入,资源搜寻、开采,以及后续的武力保护,再到必要的交涉,以及最后的资源售卖,全部都完善。

北境公主这么做,必定让她成为挖矿队不可或缺的一员,倘若她在八阶世界内遭遇危险,别说艾丽莎与太阳使徒,就算是黑a,也不会坐视不理,没人和灵魂钱币有仇。

北境公主是典型的嘴上说着,在挖矿队起不了什么作用,实际亮出底牌后,一跃成为挖矿队主力成员的风格。

没有太多波折,后续的事宜就谈妥,北境公主加入挖矿队。

“有个问题,我其实挺好奇。”

巴哈开口,饮茶的北境公主表示洗耳恭听。

“是什么让你选择加入我们这边。”

“好多原因,首先是你们完全不在乎这世界的强权,只要是挡路的,全部清除,所以你们与我姐姐他们合谋的概率太低,其次是,和你们合作的那个小老头,他好像是大名鼎鼎的欺诈者,最后是,因为白夜院长强啊,找这么强的靠山,不是很好吗。”

听到最后一句,巴哈的神情有几分古怪,它说道:“那你知道,我们在和奥术永恒星敌对吗?”

“谁还没有一方敌人,没关系的。”

北境公主对此并不在意,这让巴哈目光严肃起来,有些话,在合作前必须挑明。

“你感觉,辉光之神强不?”

“额~,非常强,我其实听过一些关于奥术永恒星的事,但因为没离开这世界,对虚空了解的不多,奥术永恒星,有几名像辉光之神那种级别的?”

听到这话,巴哈用翅膀当手,做出竖起一根食指状。

“就一名?不会吧。”

“是一群。”

“?”

北境公主的目光开始迷茫,她斟酌了下,问道:“这一群,指的是具体多少?”

“就是一群,不知道具体多少,辉光之神连「绝强者」都不是,奥术永恒星那边,就我们已知的,得有三四名「绝强者」,一名「至强者」,以及,比「至强者」更强的存在。”

听完这番话,北境公主的小脸都有点白了,可她并没说出退出一类的话,反而感觉,选择与这方合作,是正确的选择,最起码她的合作方,没把与奥术永恒星敌对的事瞒着她,以及给她科普了奥术永恒星的实力。

“我猜,奥术永恒星这种虚空大势力,根本就懒得理会我,他们对付我,只会自掉身价,我是他们敌人的合作者,他们还没把直接对立的敌人除掉,就来收拾我这种出自万界中一界的小丫头,实在是,说不通。”

北境公主说的没错,奥术永恒星的确与苏晓是敌对关系,但仇恨度全部集中在苏晓这。

苏晓看了眼时间,暂不急着去列车站,他点了点桌上背叛者的画像,对北境公主说道:“我这次去北境,目的是找到此人,如果……”

“这不是石刻师吗?”

对面的北境公主,投来狐疑的目光,似乎不太理解,苏晓为何要找画像上的人。

“石刻师,你认得他?”

“我只见过两次,小时我和爷爷外出,见过一次,之后我父王封临君主权位的晚宴上,见过一次。”

“你记得还挺清楚。”

巴哈语气如常的开口,必须确定,北境公主与背叛者是什么关系。

“当然记的清楚,这位石刻师的石雕水平一般,更像是打发时间的爱好,但我们北境的战力代表北境大将军,就是他教导出的弟子,这样的人,我想忘记都难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晓眉头微皱,事情比预想中的更复杂些,不过好消息是,背叛者的踪迹更好找。

当天边夕阳映照时,库斯市列车站的长途列车出发,这是前往北境主城·凛冬城的列车,因此都是一个个包厢,此时的1号贵宾包厢内,苏晓正盘坐在床铺上冥想,见列车启动,巴哈拉上包厢的窗帘。

在列车的鸣笛声中,苏晓忽然察觉到前方出现空间波动,凯撒已然坐在对面的床铺上。

“我亲爱的朋友,事情办妥了。”

凯撒拍了拍怀中的木盒,里面装着一件宝物,这次去幽魂城,苏晓与凯撒当然有所合作,那就是,苏晓这边灭掉黑暗神教的同时,凯撒趁机对黑暗神教的宝库出手。

这次的收益,苏晓不取分毫,但凯撒要帮他搞到一件秘宝,这东西在轮回乐园内,不算太难买,可想在本世界内弄到,就要拿出些非同寻常的手段了,眼下,凯撒完成了此事。

不仅如此,凯撒后续不准备再做其他,由此可见,本次与苏晓合作,凯撒血赚到什么程度,他那旺盛的贪婪之魂,竟得到了短暂且小程度的满足。

夜幕悄然降临,苏晓依然冥想,这让旅途的时间过的很快,不知不觉间,次日的初阳,已映上车厢的窗帘,让昏暗的车厢内,有了几分明亮感。

日夜在不知不觉间交替,时间快速流逝,这次冥想,让苏晓有了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以至于,让他突破到lv.90的心之冥想能力,连续提升2级,别小看这2级,心之冥想达到lv.90后,提升难度陡增。

不过这次提升,并非是体悟了,或是那种灵光一闪的奇妙,而是他经常冥想,累积出的厚积薄发。

【提示:斩龙闪已吞噬不灭特性·深渊滋生物的本源能量。】

这提示,让苏晓从冥想状态脱离,他没感觉惋惜,而是早在一小时前就有脱离感。

【斩龙闪已完成本次特殊晋升,将获得以下基础提升。】

【斩龙闪的耐久度永久+30点。】

【斩龙闪可达到的品质上限永久提升5%(包含至尊锋刃加成,总计已提升65%)。】

【提示:此加成具有绝对优先性。】

【提示:此效果未激活。】

【刃之魔灵的强度+28点,刃之魔灵强度提升后,初期将缩减斩杀敌人后,所出现的休眠时间,当刃之魔灵达到足够的强度后,将提高斩杀上限值。】

【提示:因本次吞噬不灭特性·深渊滋生物本源能量,获得无特性本源能量,你可用剩余部分的无特性本源,为斩龙闪赋予以下三种永久性增益效果之一。】

1.锋利度永久+30点。

2.刃之魔灵强度+17点。

3.起源级强化上限等级永久+1(可达到起源级强化+16)。

……

依旧是三种选择,相比上次吞噬不灭特性·深渊滋生物,这次所带来的提升,有一部分低于上次,可关于刃之魔灵的强度,却比上次高出不少。

苏晓发现一点,吞噬不同的不灭特性·深渊滋生物,斩龙闪的提升方向也不同,上次是猛增耐久度和锋利度,这次则是另一方面的收益高。

如若还是像上次那样可提升120点锋利度,苏晓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点,可这次只提升30点,明显是选择提升刃之魔灵强度更妥善。

【斩龙闪的刃之魔灵强度提升17点。】

如此一来,刃之魔灵的强度就达到62点,这关乎到很多方面,例如每次使用魔刃能力后,刃之魔灵的沉眠时间。

不仅如此,要是刃之魔灵强度足够高,还会提高魔刃的斩杀上限,哪怕提升5%,让斩杀上限达到30%,也是巨大的提升,但暂时还不知道,要让刃之魔灵强度达到多少点,才能提高斩杀血量上限。

苏晓冥想如此之久,此时已是饥肠辘辘,饱餐一顿味道还可以的列车餐后,他看向窗外,车窗外飞逝的景色,已开始慢了下来,入目之景,是石青色覆盖着霜雪的建筑,快到凛冬城的车站了。

当列车停下时,北境公主拉开车厢门走进来,笑吟吟的说道:“白夜院长,欢迎来到凛冬城,听说为了欢迎你的到来,凛冬城的权贵们,连夜把北境大将军给调了回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晓没说话,得知北境大将军是背叛者的弟子后,北境大将军返回凛冬城,并不是好消息。

苏晓随着同列车的旅人们下车,列车站内人潮涌动,他的第一站,是北境公主的奢华居所,先将那边当成落脚点,之后再寻找背叛者的踪迹、

思索间,苏晓无意间向前方的人潮看去,隔着一名名过往的行人,一道身影映入他眼帘,对方身穿宽松衣衫,满头灰白长发,戴着双圆框眼镜,虽老迈,却格外有男性魅力,身上的肌肉虽因年老而衰弱,但有种让人下意识退避的气势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是他那双蕴藏着锐利的眼睛,此刻对方脸上,是若有如无的笑意。

此人是,背叛者!

苏晓与前方几十米外的背叛者对视,两人间是一名名过往的行人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