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剑道第一仙

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见沈牧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7291 2021-10-13 22:29

  

  一片幽暗的世界中。

裁缝正在煮茶。

“算一算时间,紫霄台一战应该已落幕了。”

裁缝忽地一声长叹,“可惜,观主一死,徒让我生出几分寂寥,毕竟,和他斗了这么多年,一想到自此以后,就再见不到他,着实令人慨然。”

一侧,一个老奴低声道:“主上,若您以后想观主了,大可以前往他的坟头凭吊。”

裁缝一怔,不禁问道:“为观主准备的棺椁可准备好了?”

老奴连忙道:“早已准备妥当,除了棺椁,还有墓碑、蜡烛、纸钱、祭品。就差主上帮其找个风水宝地,修坟立碑。”

“我看那早已被毁掉的琳琅秘境就合适,毕竟,那是观主的故乡,落叶归根。”

裁缝轻语道。

老奴感慨道:“若观主泉下有知,定会感念主上的拳拳之心。”

裁缝呵地一声笑起来,道:“天冷了,到时候我亲自去帮他多盖点土。”

说着,他倒了一杯滚烫香醇的热茶,举到唇边,正要饮下时。

一道惊慌急促的声音响起:“主上,不好了!”

一个扈从匆匆而来。

裁缝眼皮一跳,道:“什么不好了?难道是那些太古道统的老家伙为了瓜分轮回奥秘打起来了?”

“不……不是。”

扈从战战兢兢道,“是……是观主赢了!”

啪!

裁缝指尖颤抖,举到嘴边的茶杯落地,摔得粉碎。

滚烫的茶水撒了一身,他犹不自觉般,神色一阵明灭不定,似灵魂出窍了一般。

那老奴惊怒,厉声道:“究竟怎么回事,快详细说来!”

扈从不敢怠慢,一一道来。

压抑死寂的氛围中,只有扈从那带着颤抖的声音在不断响起。

听罢,老奴如遭雷击,彻底傻眼了。

之前,他还在和主上笑谈观主死后的事宜,还打算为其修坟立碑,烧纸凭吊,。

可转眼间,噩耗便传来,紫霄台一战,观主竟大获全胜!

这打脸的速度也太快了!

裁缝一直在沉默。

一语不发。

可任谁都看出,这位一直行走在黑暗幕后的巨头,彻底失态了!

他神色明灭,额头青筋若隐若现,似在极力控制内心的情绪。

直至许久,他忽地自嘲一笑,叹道:“这都杀不死那家伙,着实让我意难平!”

说到最后,他声音已带上难掩的恨意。

深呼吸一口气,那老奴言之凿凿道:“主上息怒,经此一战,观主或许出尽风头,可也等于把那些大势力彻底得罪惨了,他日必会遭受清算!”

“清算?”

裁缝摇头道,“这一次没能杀死观主,以后要杀死他,可不容易了。”

说着,他长身而起,一脚踹翻烹茶的火炉,声音低沉道:“我有预感,观主那家伙,接下来肯定会先跟我进行清算!”

老奴心中咯噔一声,道:“主上,我们过往岁月中一直藏身于暗中,观主哪怕要报复,怕也很难找到咱们的踪迹。”

话虽这般说,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。

裁缝沉默片刻,道:“从现在起,斩断一切和外界的联系!一些

无足轻重的棋子,丢了便丢了。”

“是!”

老奴肃然领命。

“明天天亮之前,把分布此界的力量全部收回,一起跟我前往‘神隐之地’!”

裁缝说着,长吐一口浊气,“只要能躲过这半年,等那些太古道统中的举霞境老古董皆可以行走世间时,我再来和他观主掰掰手腕!”

说罢,他眸子中已尽是森然的戾气。

……

飞仙禁区。

那一座仙雾缭绕的灵秀岛屿上。

“他……竟然赢了……”

女扮男装的莫清愁不禁愣住。

她已从黎钟口中得知紫霄台一战的消息,了解到苏奕是如何一人一剑,斩杀言道临等四人的战绩。

也了解到,那上百位羽化修士,是如何全军覆没的详细细节。

这一切,让她也有一种做梦的感觉。

洞宇境界王而已,真有如此拥有如此逆天的战力?

“若非红云仙子插手,老朽自有机会卖苏奕一个人情,可惜,偏偏红云真人来了。”

黎钟喟叹。

“这么说,这苏奕如今已经落入红云的手中?”

莫清愁蹙眉,似感到很棘手。

“应当如此。”

黎钟点头道。

红云仙子再强大,来历再神秘,可如今的她终归也是逝灵之体,需要轮回的力量才能打碎身上的诅咒。

“这可不好办了……”

莫清愁伸出纤细白皙的指尖,轻轻揉了揉眉宇。

趁此机会,黎钟问道:“小姐,老朽斗胆问一句,这红云仙子究竟是什么来历?”

“她啊……”

莫清愁星眸闪动,似在追忆什么,“很久以前,我曾在听一些宗族长辈谈起过,说这位红云仙子背后,站着一个极为超然的神秘势力,在仙界远不是一般意义的大势力可比。”

“不过,早在这人间界的太古时期以前,仙界就已爆发一场席卷天下的浩劫,站得越高,遭受到的打击就越大。”

“这也就意味着,红云背后的势力,极可能早已土崩瓦解。否则,她当初何须前来人间避祸?”

“又怎会在人间的末法浩劫中,沦为逝灵?”

“再辉煌耀眼的身份和来历,也都已是过去,在当今天下,她和我们一样,皆不过是在世间浮沉挣扎的逝灵罢了。”

说着,莫清愁似乎担心黎钟误解,道,“她如今就是再落魄,也绝不是我们可以小觑,更不是符东离这一类的仙之后裔可比。”

黎钟心中凛然,郑重点头道:“老朽明白。”

忽地,远处掠来一只羽毛雪白的仙雀。

仙雀来到莫清愁身前,恭声道:“小姐,星临老祖的逝灵已从古地中苏醒意识,不过如今还无法离开古地,故而请您前往一见!”

莫清愁顿时露出喜色,眉梢间神采奕奕,道:“我这就去!”

星临老祖!

这是她的一位长辈,也是一位真正的仙!

而同一时间,黎钟心中一颤,真正的仙人逝灵,就将从飞仙禁区中觉醒了吗?

这绝对是个大消息!

若传出去,势必引发大地震!

“只是苏醒意识而已,还无法离开

我族古地,也还没有到能够在世间行走的时候。”

莫清愁瞥了黎钟一眼,“切莫将消息泄露。”

这是提醒,也是警告。

黎钟肃然道:“老朽明白!”

……

皆空寺。

隆冬时节,寒风凛冽。

寺庙庭院内,一处池塘之畔。

“哈哈哈哈哈,太他娘痛快了!”

一阵大笑响彻,震得古木簌簌,房顶瓦片颤抖。

空照和尚在狂笑,眉飞色舞。

苏奕躺坐在藤椅中,道:“至于吗?”

空照和尚一拍大腿,没好气道:“我在替你高兴呢,你说至不至于?”

一侧,青释剑仙和皆空剑僧也都露出笑意,只是内心则无法平静。

就在刚刚,苏奕返回之后,便把紫霄台一战简单扼要的说出。

话语看似平淡,可却让青释剑仙、皆空剑僧听得一阵惊心动魄。

唯有他们,才最清楚,那些从末法时代活下来的逝灵,没有一个是寻常角色。

而苏奕如今,都已经可以轻松灭杀合道境逝灵,这样的实力,远超出他们当时的预判!

尤其当得知,以符东离为首的十多个老家伙曾联手围攻苏奕时,青释剑仙和皆空剑僧都无法淡定。

从苏奕的描述中,让他们一下子就猜出那十多个老家伙的身份,几乎都是举霞境中的大能!

要么是一方大教的执牛耳者,要么是某个古老道统中的顶梁柱,随便拎出一个,搁在太古时期,都是震烁天下的羽化真君!

可在这等围攻之下,竟在短时间内没能奈何苏奕,这让青释剑仙和皆空剑僧焉能不震惊?

“道友说的红云仙子,我也有所耳闻,在太古时期,她是一众仙之后裔中最神秘的一个,地位超然,向来不问世事。”

青释剑仙稳了稳心神,道,“可无论是谁,都不敢小觑她的存在。”

皆空剑僧也点了点头,道:“苏道友能够和红云仙子结善缘,的确是一桩难得的好事。”

空照和尚忍不住道:“那位红云仙子漂亮吗?可曾婚配?若是看对眼了,完全可以娶回来当道侣啊,想一想,你上一世当了一辈子光棍,今世若能和来自仙界的仙女成婚,简直就是一段人间佳话,足可让天下男人嫉妒眼红!”

说着,他自己不禁露出憧憬之色,心向往之。

众人:“……”

啪!

皆空剑僧再忍不住一巴掌打在空照脑袋上,“讨打!”

空照和尚抱头鼠窜。

“两位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

苏奕笑着从藤椅中起身,施施然而去。

“可以肯定,苏道友身上,除了轮回之外,必然另有更为神秘的底牌。”

青释剑仙轻语。

皆空剑僧颔首认同。

房间内。

苏奕第一时间盘膝而坐,摒弃杂念,意识归于识海,化作意志法相出现。

“道友,你总算来了。”

九狱剑一侧,由前世道业所化的“沈牧”含笑迎上来。

他衣冠胜雪,容貌俊逸角色,风采旷世。

苏奕打量了沈牧一番,道:“你我之间的事情,的确得好好解决一下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