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剑道第一仙

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星云信符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6951 2021-10-13 22:29

  

  远远地,当目睹红云真人那霸道的雷霆手段后。

黎钟暗叹一声,内心涌起强烈的不甘。

原本,有一个绝佳的雪中送炭的机会摆在面前,可偏偏就差那么一点,就此错过。

谁能甘心?

“不过,也不能怪我,谁能想象,一向深居浅出,淡看风云的红云仙子,会离开无定魔海?”

黎钟眼神复杂。

红云仙子,一个来历神秘而特殊的仙之后裔,早在末法时代时,便从仙界来到人间。

可有关她的身份和来历,却无比神秘。

传闻,她是仙界某个顶级仙君世家的大小姐,贵不可言,仙人见之,也得礼让三分。

也有传闻说,她是仙界某位仙道帝君的关门弟子。

总之,众说纷纭。

但黎钟却清楚,在太古时期,便是当世那些人间仙,在谈起红云仙子时,也讳莫如深,只说对方不是寻常的仙之后裔!

“莫清愁仙子似乎知道一些内幕,若让她知道,红云仙子今日亲自出动,帮苏奕出头,也不知会作何反应。”

想到这,黎钟摇了摇头。转身而去。

今日的事情,他也只能禀报给莫清愁,由对方来做决断。

……

听到苏奕的轻叹声,名叫星阙的土狗摇着尾巴就走过来,不满道:“我家主上不止救了你一命,还把新酿的美酒赠你品尝,你叹个什么气?”

苏奕笑了笑,俯下身子,抬手狠狠揉了一下狗头,道:“你不懂。”

土狗气得龇牙咧嘴,差点忍不住咬苏奕一口,这混账,竟又揉它的头,简直太放肆!

打开酒壶,轻饮了一口,一股清冽甘醇的芬香在舌尖绽开,旋即像一团绵柔的火线入喉,涌入四肢百骸。

那一瞬,苏奕浑身毛孔舒张,似饮仙露神酿,身心皆飘飘然,说不出的舒坦,而在之前厮杀战斗中所遭受的伤势,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便是那消耗大半的修为,都在飞快恢复着!

“这酒……挺上头的。”

苏奕忍不住又饮了一口。

土狗哧溜一声吞了吞口水,眼红道:“废话,上百种羽化灵药酿成的美酒,能不上头吗?”

话刚说完,它缩了缩脑袋,似唯恐苏奕一言不合便揉搓它的脑袋。

苏奕笑了笑,目光看向红云真人,道:“说实话,之前你若不出来,他们也奈何不了我。”

红云真人点了点头,似表示认同。

但旋即,她说道:“之前的战斗中,你的底牌已暴露,不能再让敌人摸清楚你的极限,否则,下次敌人再来时,必会准备必杀你的手段,弊大于利。”

“除此,我认为,靠外力杀敌,虽一时痛快,却不利于自身的修行。而刚才那些对手,对你而言,未尝不是上好的磨剑石,以外力杀之,不免可惜。”

苏奕听罢,深以为然道:“此言大善。”

这一刻,他油然生出知己之感。

无疑,红云真人和自己一样,求道于自身,而非依仗于外物,眼光和格局,绝非像符东离这样用各种秘宝傍身的仙二代可比。

“过段时间,我将前往一处仙人遗留的秘境走一遭,若是可以,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前往。”

红云真人忽地说道。

苏奕一怔,道:“去探寻仙缘?”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红云真人道,“那处遗迹,和一位仙界的大人物有关,现在时机不够,入之必死,依我推算,半年内,随着天地剧变的推进,覆盖在那处遗迹的仙道禁阵力量,必会消散过半。”

“不过,我怀疑那处遗迹内,极可能存在仙人所化的逝灵,故而,希望请你出手,一起去走一遭。”

说到这,红云真人道,“当然,我不会让你白帮忙。”

苏奕晃了晃手中的一壶酒,道:“有这壶酒,便够了。”

红云真人唇边不禁泛起一丝笑意,道:“你倘若喜欢,等下次我再给你多带一些。”

苏奕哪会拒绝?笑道:“那我先谢过了。”

一侧的土狗暗暗鄙夷,这家伙的脸皮可真厚!

红云真人取出一个仅仅三寸大小的青色玉符,递给苏奕,道:“这块信符你拿着,等我前往那处仙人遗迹时,你只需手持此物,便可与我汇合。”

这块玉符明显不简单,其上镌刻着繁密晦涩的仙道秘纹,仅仅弥散出的气息,便给苏奕一种巍然如山、其深如渊的感觉。

而在此玉符背面,镌刻着一朵星云。

“此符也可以救命。”

红云真人道,“不过,依我看,除非是仙人逝灵出世,或者不受天地规则束缚的举霞境人物出手,一般情况下,道友应该用不上此物。”

苏奕笑道:“最好如此。”

接下来,红云真人没有再说什么,告辞而去。

临走前,那土狗飞快传音提醒道:“小子,你可悠着点,非生死攸关的时刻,千万别动用那块秘符,那宝贝……”

刚说到这,它就被红云真人抓住脖颈后的皮毛,拎了起来,“走了。”

一步之间,便消失不见。

咫尺天涯,缥缈无踪。

苏奕低头看着手中的青色玉符,意识到这件信物的来历,注定有着极特殊神异的地方!

“仙人遗迹,也不知其内藏着何等造化……”

苏奕思忖时,收起玉符,转身而去。

此地山河皆凋零、大地坍圮,一片破败枯竭的景象。

量天山和紫霄台,早已在之前的旷世大战中崩碎消散,就像从世间抹除了一般。

可今日这一战,注定将影响天下大势的走向!

……

“主上,您为何会将星云秘符交给那苏奕?”

返回的路上,土狗忍不住问。

红云真人随口道:“我为何不可以这么做?”

土狗顿时语塞,憋得很难受。

半响,它才低声道:“我虽不明白主上此举的用意,可若此符万一遗失……”

红云真人打断道:“遗失就遗失了,当初仙界爆发浩劫,群仙陨落如雨,不知多少大势力就此湮灭,而我们如今滞留在人间,以后即便有机会返回仙界,怕也再回不到从前,既如此,何须在意这样一块秘符?”

土狗眼神黯然,沉默不语。

当初,他们从仙界来到人间,本是来避祸的,可谁曾想,这人间竟也爆发了一场浩劫,以至于到如今,他们皆沦为逝灵,人不人鬼不鬼。

“主上,我们真的有机会再回到仙界么?”

许久,土狗问道。

“当然。”

红云真人不假思索,“时代在变,羽化之路都已重现,不出两年,域外战场也将重现,这世上……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!”

……

当天,量天山紫霄台一战的消息传出,天下为之轰动,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轩然大波。

“观主,竟然没死?”

“何止是没死,还大杀四方,力挫群敌!”

“老天!”

不知多少人震颤,瞠目结舌。

紫霄台上,观主一人一剑,诛渔夫、画师、邓左、言道临四位星空顶级大能!

以一对百,灭上百羽化修士!

这样的战绩,太过辉煌和彪炳,让人都有做梦般不真实的感觉。

“此战,足可用旷古烁今,前所未有来形容!而经此一战,以后这天下,谁还敢妄言观主将被淘汰?”

有老辈人物震撼自语。

“十多个太古道统、三大护道古族、以及诸多当世顶级势力联手,竟都被观主杀得全军覆没!观主他……真的是界王境?”

许多人听到消息时,都有懵掉的感觉。

“何谓举世无双?何谓剑压当世?这就是!”

“你永远可以相信,观主是不败的,无论是以前,还是在当下!”

世间彻底沸腾,不知多少修士为之激动、欢呼。

“观主,才是永远的神!”

一些年轻一代的修士,更是将观主推崇到极致。

而对当世那些太古道统和顶级势力而言,紫霄台一战,简直就如一道响彻心头的警钟,让他们无法平静,遭受到冲击。

护道古族,钟氏。

钟天权和一众宗族大人物在紫霄台一战中殒命的消息,震动钟家上下,让不知多少人为此悲恸和愤怒。

“败了?怎么可能会败?!”

不知多少老人气急败坏,难以接受。

……

护道古族,周氏。

全族上下,披麻戴孝,缟素如雪。

“此仇不报,我周氏何谈在世间立足?”

“且等着,他苏奕这次虽获胜,可也等于彻底和各大势力结仇,他日,必将遭受清算!”

类似的声音,在周氏一族此起彼伏的响起。

……

护道古族,虚氏。

同样是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景象。

紫霄台一战,对他们这些护道古族的打击太过沉重,不止折损了一批羽化境人物,且自身的威望也受到重创。

这是以前根本不曾有过的事情!

而对幻剑仙楼、黄泉魔山、天隐仙门这些太古道统而言,这一战,也带给他们极大的冲击,闹得灰头土脸,颜面无光。

败得太惨了。

上百位羽化人物,竟无一生还!

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,任谁都不可能善罢甘休!

可不管是那些太古道统,还是当世最顶级的道统,谁都清楚,随着紫霄台一战落幕,观主的威望,注定将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!

而谁想要再对他动手,怕都得好好考虑一下是否能承受那等后果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