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剑长安

第三零八章无序自在序中取(二)

一剑长安 嘉图李的猫 3774 2022-11-24 19:27

  

  冰雪之后,迎来的通常都是明媚;就像阴雨之后,总会有阳光。

  湛胥也迎来了他为数不多的舒心日子,之前轩辕仁德和赵居崇总是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当换了一种思路让他们二人去做事之后,二人的能力立马得到了体现。

  二人如同火星子一般,顿时点燃了底层妖族和人族的怒火。之前双方都还是去各级官府门口聚集,诉说自己的愿望,而现在则是直接兵戎相见。这些百姓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,现在看见妖族就是一顿打杀,管你是好妖还是坏妖,仿佛有杀父之仇一般。好在百姓的杀伤力有限,倒也还算克制。

  而小妖们,自然也不惯着人族,有不少妖族经过此事找到了投靠帝阙的门路,纷纷投靠帝阙。虽然这些妖族的实力都算不得太强,但对于湛胥来说,有炮灰总是好的。

  也有一些小妖,和人族发生了对抗,虽然互有损伤,但总体而言,这些小妖终究是想好好过日子的,并没有出手伤人性命。

  事情,总算没有达到无可挽回的地步。

  这也得益于夫子庙和庇寒司,在柴薪桐与轩辕平安还没到达这些地区之时,庇寒司的士子们便开始劝解百姓和妖族,而夫子庙的修士们则是用实力来震慑双方,一文一武,相得益彰,这才把控住了局面。

  可奇怪的是,当柴薪桐和轩辕平安到达之后,局势立马就变得不受控制了。

  小妖和百姓出现了死伤的情况不说,就连庇寒司和夫子庙也有伤亡。没有伤亡的时候,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,可一旦出现了伤亡,性质便发生了变化。

  情况越发的失控,不少人族团结了起来,他们攻击妖族,甚至攻击官府;而妖族同样也是,不仅攻击百姓,官府、庇寒司还有夫子庙也不放过,以长安为中心散发出去,四方的边境之城都迎来了混乱。

  而柴薪桐首选之地,便是通州。毕竟这儿算是他的老地盘,也有一些百姓基础,更方便他劝说百姓和妖族。

  但他不知道的是,如今这湛胥和轩辕仁德正好在这北寒之地。

  倒不是说他们是冲着柴薪桐来的,只不过因为圣朝追得紧,湛胥便只能将帝阙搬到边境上兴风作浪,而又要有隐蔽性,又要能够做生意的地方,就只有两个。一个便是通州,它连接北蛮,虽然是苦寒之地,但进可攻,退可守;一个便是肃州,两个地儿都差不多,唯一的区别便是肃州距离金乌一族的封印太近,经常有金乌一族的族人出没。

  虽然这帝阙是裂天建立的,属于帝俊的。但现在落在了湛胥的手里,他可不希望这赚钱的组织又落在金乌一族手里,所以能远离就远离。

  最为重要的是,通州的后方是北蛮,虽说如今的北蛮因为苏青和齐凤甲的身份同圣朝关系越来越好,但北蛮之地广阔,而且部落众多,也不是铁板一块,方便湛胥分化他们。最为重要的是,这北方虽然是柴薪桐的地方,但同时也是他的地方啊!

  相柳一族虽然败了,但他曾经定下计策散做满天星的相柳一族还在,这儿就是他的根基。

  可以说他与柴薪桐聚于此地,是偶然,也是必然。

  况且,自打轩辕仁德这次做得不错之后,他便发动在长安的棋子,让他们立马上书弹劾柴薪桐和楚士廉。毕竟柴薪桐一来,事件立马升级,出现了性命之忧。而柴薪桐又是楚士廉推荐的,这不弹劾他,弹劾谁?

  此时,湛胥站在了山上,从这儿能够俯视整个绥安府。

  其它地方早已有了夏天的味道,而这通州仍旧微冷,湛胥双手插在了青绿色袖子里,背微微弯曲,犹如一个小老头。

  在他的身后,便是他才招揽不久的金甲客。

  「你说啊,也是齐凤甲的刀还锋利。要是他的刀不够

  锋利,我们这一次有没有通过让长安内斗来让楚士廉和拆薪桐郁郁不得志,本以为解决一个荀法就够了,没想到又出来一个楚士廉。」

  「或许有机会,但已经发生的事儿,就没有改变的可能性了。」这金甲客淡淡的说道。

  「也是,齐凤甲这柄刀,镇守在长安,太稳了。哪怕如今剑狱有逐日境来到圣朝,也没人敢去挑衅。」湛胥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
  「对了,你是怎么让这两个废物有用的?」金甲客低沉且嘶哑的声音响起。

  「让他充满勇气就行了。」湛胥微微一笑,随后一阵冷风吹来,他展开了双臂,似乎要拥抱这风一般,随即他看着下方的城,声音清冷。

  「有人是为了所谓的正义而战,有人是为了心中的道而战。他们总说自己的成功是因为这些东西,其实都不是。」湛胥说这话的时候,突然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徐长安。

  「人世间的正义和道,其实都是虚的,根本经不起考验。原来一个人,最要紧的是要有胆量和信心,即使空无一物,也一样可以压制对方,控制一切!」

  湛胥这话,不知道是说轩辕仁德,还是说他自己,或者是其它人。

  但,站在他身旁全身被金甲所包围的金甲客,却后退了半步,朝着他微微鞠了一躬。

  「这个世上,最经不考验的就是人性。就拿这次的事儿来说,轩辕仁德他们已经尽力了,局面已经够好了,但没想到这轩辕平安也不是等闲之辈,居然让他利用了人性的弱点,暂时化解了这次的危难。不过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」

  金甲客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本来哪怕有齐凤甲的刀在,这次的事件都给柴薪桐莫大的压力。可偏偏这轩辕仁德不走寻常路,他不像柴薪桐一般教化众人,反而直接用银子解决了此事。既然人族和妖族都为了利益而争,那索性给他们一些利益。至于死人什么的,只要银两到位,活着的人哪会考虑牺牲者的付出。

  虽然这个法子被柴薪桐所反对,但柴薪桐也无可奈何,只能默认了。

  「银子,真是个好东西啊,能让百姓有序规矩,也能让百姓无序混乱。有序与无序,相生相克。」

  湛胥发自内心的感慨了一句,突然间想到了什么,脸上出现了兴奋之色,捂住了自己的脸,蹲了下去,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「我,好像找到克制混沌之力的方法了!」

 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,正在修炼和梳理道家典籍的徐长安也突然睁开了眼睛,轻声呢喃道:「天地混沌,阴阳相生且相克……」

  随即眼眸一亮,看向了从远处看整齐,近看杂乱的石块立马说道:「混沌之道,在于乱中有序,序中有乱,犹如阴阳相抱,方为自然之道!」

  ……

  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章分解。

  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-M..COM-到进行查看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