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绝世萌宝要翻天

第2470章 叶贤弟,我们又见面了

绝世萌宝要翻天 非我良人 4993 2022-11-24 02:19

  

  第2470章叶贤弟,我们又见面了

两位师兄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着楚月来到了无药护法的住处。

由于神兽观察过数日,便轻松的躲过了守卫的巡逻,找到了乾坤暗格。

许予疑惑地望着娴熟的少年。

不知道的,恐怕还以为这是叶师弟的后花园。

他见楚月行得理直气壮,走得正大光明,还以为叶师弟和无药护法秘密有约。

进入密室后——

少年问道:“二位师兄,有空间宝物吗?”

“有。”姬如雪把空间宝物拿了出来。

许予亦是取出。

他倒要看看,这叶师弟究竟想做什么。

下一刻,便是惊得目瞪口呆。

只见少年挪动了一幅字画,打开了另一个密室,里边都是明灿灿的玄石。

还有部分珍稀的天玄石。

少年跟批发似的,塞满了他们的空间宝物后,自己拿出了一大堆的空间宝物,一个又一个的塞满。

饶是姬如雪,都呆了会儿。

许予问道:“这些,都是无药护法偷偷赏赐给你的?”

他怎么记得无药护法是个吝啬之人,何时变得如此大方了?

“算是吧。”

“是便是,不是便不是,哪来的算是?”

“我猜无药护法要赏赐给我,便不辞辛苦来拿了。”

少年一面装钱,一面笑道。

姬如雪:“......”

许予:“?”

他们看着少年的笑,简直在怀疑人生。

不请自拿是为偷,为何少年能把偷盗,说得这般坦荡荡?

“叶楚月,我星云弟子,岂可偷盗?”许予愠怒。

“礼仪人的事,怎么能用偷盗这等庸俗的字眼来形容呢?”楚月安抚道:“许师兄,你想想,圣人有言,钱财都是粪土,粪土实为垃圾,我们体恤无药护法,帮护法清理清理垃圾,有何错?”

“错!大错特错!”

“那这钱,还要不要给你装了。”

“要!”许予脱口而出。

少年耸耸肩,就结结实实的一个容量巨大的空间袋丢给了许予。

许予不自在地接过了空间袋。

他靠宗门每月给的俸禄,怕是一辈子都攒不到这么多的钱。

中途,楚月累得歇会儿,眼见着天快黑了,才把玄石塞满了魔灵、元神、神农等空间里。

轩辕修正在看话本,习惯性地擦了擦鼻血,忽而被一坨坨的玄石砸得眼冒金星。

朱雀哀嚎:“臭女人,老子要的是鸡腿,不是玄石。”

小魔王看着堆积如山的玄石,气咬牙切齿,不过转念一想,想到钱财是他称霸天下的根基,便含恨忍下了这口气。

等到傍晚,少年便把无药护法的密室,搬得空空如也。

她拍了拍白皙纤长的手,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。

实则还有个内密室,里边放有无药护法珍藏的天材地宝,但神兽们也没见无药护法打开过。

楚月深悟点到即止的道理,也不再贪心,满载着玄石走出了密室。

护法住处,已经人满为患。

出来时,许予、姬如雪心虚得很,少年却是晃着扇子大摇大摆的如个纨绔公子,时而见到美人还会挑个眉。

许予瞬间觉得,自己这辈子都没如此丢脸过。

却也佩服这厮的厚颜无耻。

“叶贤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一道声音,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。

说话之人,正是赤羽宗的武神境大师兄燕归来,身边还有宗门内归墟境、真元境的两位师兄。

此外,还有华清、刀宗等人聚集在了一起。

里头都有楚月的老熟人。

华清宗武神境大师姐沈琼花,以及刀宗武神师姐白翘,都是在忘忧城有过渊源的。

宗门协会显然袒护刀宗,因而,无人再去追究刀宗当日欲要屠城的事。

沈琼花浅笑,“叶公子器宇轩昂,仪表堂堂,不论在何处,纵然武道境地不是最强的,但也总是最惹眼的。”

话里话外明显都是嘲讽,作为男人,在皮囊方面胜于旁人,并非是什么出息的事。

过于强调,反而是丢人现眼。

沈琼花并未契约到楚月所赠的神兽,因此一直怀恨在心,便与燕归来等人沆瀣一气。

楚月好似听不出沈琼花的言下之意,反而作了作揖,笑道:

“生得比沈姑娘还要好看,是在下的错,还请姑娘原谅在下的失礼,莫要因此沮丧。”

众人:“......”

沈琼花:“???”

她骤然一缩瞳眸,咬着牙不悦地望着没皮没脸的少年,只三言两语就让她陷入了无地自容的窘境。

“咳——”许予以拳抵唇,低咳了声,憋到满面通红。

“叶贤弟的嘴,还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。”燕归来道。

楚月执扇一笑,“燕师作为叶某的手下败将,风采依旧卓然,甚好,甚好。”

许予侧眸望向字字锋利,咄咄逼人的叶师弟,忽而发现,这叶师弟,也不是那么的让人讨厌。

想到这里,许予立刻扼杀了自己可怕的想法,还故作疏离地挪开了几步。

白翘捕捉到了这一点,戏谑地道:“许予公子,我曾听说,太上长老柳三千,曾有意许予公子为少宗主。”

负手而立的许予脸色微变,淡声回:

“菩提万宗之地,近来都在讨论刀宗破坏宗契派归墟境去忘忧城的事,姑娘与其关心他宗之事,不如担心担心自己的宗门。”

“白姑娘,你可嗅到了腐烂的味道?”

白翘疑惑地看着许予,这护法住所光明璀璨,四处焚香,哪里来的腐烂之味?

“哪里有味道?”白翘反问。

“是贵宗品德腐烂的臭味。”许予一本正经回。

白翘神情凝固的同时,楚月的嘴角也在狂抽。

险些一个趔趄当场摔倒。

她倒是看不出来,这许予师兄,无趣的躯壳下还装着有意思的灵魂。

白翘的脸色冷了下去。

却没发现,楚月用本源之力,提炼了大部分的玄石气息,结合神农之力,悄无声息的浸在了白翘等人的衣衫上,然后露出了个“事了拂衣去”的表情,神识直叹:

本源之力,当真是个好东西。

话说深海之下的雪枭,难得用意识去看一眼少年在本源之气方面的作为。

见少年不是用本源之气掩盖三人身上的铜臭玄石味,就是染到别人身上去玩一手栽赃陷害。

“..................”沉寂平静了无数年的雪枭,看着少年每个空间都满满当当的玄石,头一次有了微妙的情绪波动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